歡迎來到安陽市知識產權公共服務平臺 請     登錄 | 注冊

客服電話:0372-2110568

信息資訊

2019北京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十大典型案例

發布時間:2020-04-24

編者按:在世界知識產權日來臨之際,評選和發布知識產權司法保護典型案例,已成為回顧和展示北京市各級法院知識產權審判工作的一個重要窗口。“十大典型案例”的評選工作,從2002年開始,到今年已經是第18年了。

  2019年,北京市各級法院共受理一審知識產權案件6.887萬件,同比增長31.3%;審結7.0617萬件,同比增長42.4%,收結比達到102.5%;受理二審知識產權案件1.1128萬件,審結9023件,收結比達到81.1%。

  今年評選的“十大典型案例”,是北京市各級法院過去一年知識產權審判工作的縮影,充分顯示了加大知識產權保護力度的成效,也為優化營商環境提供了司法保障。

  “用于在移動通信系統中發送和接收隨機化小區間干擾的控制信息的方法和裝置”發明專利權無效行政糾紛案

  2016年9月2日,華為技術有限公司(下稱華為公司)針對名稱為“用于在移動通信系統中發送和接收隨機化小區間干擾的控制信息的方法和裝置”(專利號:ZL200880007435.1)的發明專利向國家知識產權局原專利復審委員會(下稱原專利復審委員會)提出無效宣告請求。該專利于2008年1月7日申請(最早優先權日為2007年1月5日),于2014年7月23日授權公告,專利權人為三星電子株式會社(下稱三星會社)。原專利復審委員會經審查決定維持本專利有效。

  華為公司不服,向法院提起行政訴訟,請求撤銷被訴決定。一審法院認為,本專利權利要求1“為不同時隙產生不同的正交碼”的技術特征并未被記載于在先申請文件中,故其不能享有相應的優先權。據此,一審法院判決撤銷被訴決定。

  三星會社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二審審理期間,華為公司以其與三星會社已達成一致意見為由向法院書面請求撤回本案一審起訴。

  二審法院認為,三星會社有關本專利享有優先權的上訴理由不成立。若準許華為公司書面申請撤回起訴將可能“損害國家利益、社會公共利益或者他人合法權益”。據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點評】

  涉及5G技術的基礎專利與我國通信技術的發展息息相關。本案所確立的裁判規則,不但對于在專利確權案件中是否準許當事人二審期間撤回起訴具有指引作用,對一審法院在專利確權案件中是否準許撤回起訴同樣具有借鑒意義。

  “MLGB”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案

  第8954893號“MLGB”商標由上海俊客貿易有限公司(下稱俊客公司)申請注冊,核定使用在第25類服裝、婚紗等商品上。2015年10月,姚某向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下稱原商標評審委員會)提出宣告該商標無效申請,認為該商標容易讓人想到不文明用語,有害社會主義道德風尚,具有不良影響。2016年11月,原商標評審委員會作出被訴裁定認定,社會公眾容易將“MLGB”認知為不文明用語,裁定訴爭商標予以無效宣告。

  俊客公司不服,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被訴裁定。

  一審法院合議庭多數意見認為,訴爭商標具有不良影響,判決駁回俊客公司的訴訟請求。俊客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應從判斷主體、判斷時間、含義的判斷標準以及舉證責任四個方面考慮訴爭商標是否具有“其他不良影響”。在網絡環境中已經存在特定群體對“MLGB”指代為具有不良影響含義的情況下,結合俊客公司在申請訴爭商標時,還申請了“caonima”等商標的情形,認定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了商標法第十條第一款第八項的規定。據此,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點評】

  訴爭商標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當前網絡環境中出現的消極用語進入商標注冊領域的現狀。二審法院充分考慮了該條款的立法目的、宗旨以及歷史演變,提煉梳理了該條款中“其他不良影響”具體適用中的4個考量因素,認定訴爭商標本身含義消極、格調不高,具有不良影響。

  “友阿”商標權無效宣告請求行政糾紛案

  第13971828號“友阿”商標(下稱訴爭商標)由賀某于2014年1月24日申請注冊,于2016年8月28日核準注冊,核定使用在“貴重金屬合金、珠寶首飾”等商品上。訴爭商標的商標代理機構為湖南華騰知識產權代理有限公司(下稱華騰公司),該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為賀某某,賀某與賀某某系父子。

  湖南友誼阿波羅商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阿波羅公司)向針對該商標提起無效宣告請求。原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商標評審委員會裁定:訴爭商標予以維持。

  友誼阿波羅公司不服,向一審法院提起訴訟,請求撤銷被訴裁定。

  一審法院判決駁回友誼阿波羅公司的訴訟請求。友誼阿波羅公司不服一審判決,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該案中賀某在多個商品及服務上注冊了80余件商標,除訴爭商標外,還包括“奢韻”“親舒”“禧貝”等眾多與他人知名商標相同或相近的商標。賀某、賀某某及其任法定代表人并絕對控股的華騰公司明顯具有搶注他人商標的共同故意。訴爭商標系商標代理機構假借其工作人員近親屬之名申請注冊,以達到規避法律之目的,故視賀某的行為為商標代理機構的行為,訴爭商標的注冊違反2013年商標法第十九條第四款的規定。據此,二審法院判決撤銷原審判決及被訴裁定。

  【點評】

  此案為商標代理機構規避法律規定惡意注冊商標的典型案例。二審法院綜合考慮全案情節,將代理機構法定代表人近親屬的行為視為代理機構的行為,既對法律適用進行了有益探索,又對切實有效打擊惡意注冊商標、優化營商環境提供了充分的司法保障。

  “電視劇《龍門鏢局》宣傳推介”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北京聯盟影業投資有限公司(下稱聯盟影業公司)曾委托編劇陳萬寧(筆名寧財神)創作了《武林外傳》劇本且約定全部版權及衍生品的所有權歸聯盟影業公司所有。2012年,陳萬寧創作完成了《龍門鏢局》劇本,并由北京小馬奔騰壹影視文化發展有限公司(下稱小馬奔騰公司)等八方聯合投資出品拍攝了電視劇《龍門鏢局》。后該劇宣傳推介中,明示或暗示其與《武林外傳》存在前世今生關系等。聯盟影業公司以八被告的上述宣傳構成虛假宣傳和商業詆毀為由訴至法院,請求八被告連帶賠償其經濟損失3000萬元及合理開支1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陳萬寧的宣傳行為屬于對商品作片面對比的虛假宣傳和商業詆毀行為,判決小馬奔騰公司賠償聯盟影業公司經濟損失100萬元及合理開支1萬元。

  小馬奔騰公司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在案證據無法證明涉案宣傳內容對《武林外傳》電視劇的版權授權市場帶來了負面影響并導致損失。據此,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駁回聯盟影業公司的訴訟請求。

  【點評】

  由于藝術作品本身的水平和質量的高低缺乏客觀標準,加之觀眾欣賞需求的多樣性,相關公眾對于藝術作品的評判通常不會依賴于媒體報道或他人推介。文藝作品權利人的市場利益也不取決于文藝評論中的個別措辭。此案厘清了正當文藝評論的邊界和尺度,為確立此類糾紛的司法裁判規則提供了借鑒。

  “飯友App抓取微博數據”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北京微夢創科網絡技術有限公司(下稱微夢公司)是新浪微博的經營者。上海復娛文化傳播股份有限公司(下稱復娛公司)運營“飯友”App,其中的“明星”列表有眾多明星,相關明星賬號下有“話題”“微博”“貼吧”等專題。點擊“微博”,進入相關明星微博賬號界面,可直接查看包括圖片、視頻等在內的該賬號全部微博內容。比較“飯友”App與新浪微博中相同明星賬號下的微博界面,界面設計和微博內容基本相同。微夢公司主張復娛公司的行為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判令其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193.2萬元及合理開支16.8萬元。

  一審法院認定復娛公司系直接抓取并展示微博后臺數據,該行為使“飯友”App用戶無需注冊或登錄微博賬號即可查看微博全部內容,影響微博用戶協議的履行,破壞微博數據的展示規則,且對微博的部分內容構成實質性替代,分流了微夢公司的潛在用戶,妨礙、破壞了新浪微博的正常運行,構成不正當競爭。據此,一審法院判決,復娛公司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消除影響,并全額支持了微夢公司的賠償請求。

  復娛公司不服,提起上訴。二審法院經審理,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點評】

  當前,網絡經濟日漸成熟,獲取流量的成本和難度不斷增加,“數據”成為網絡經營者競相爭奪的基礎性資源。此案裁判不僅對數據鏈接與抓取行為作了細致的區分,對替代性產品的數據抓取和使用行為的正當性作了充分論證,亦為網絡數據權益的司法保護提供了指引,體現了司法對網絡數據保護迫切需求的及時回應。

  “《武俠Q傳》游戲”侵犯著作權及不正當競爭糾紛案

  《武俠Q傳》游戲(下稱涉案游戲)由北京火谷網絡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火谷公司)開發,由昆侖樂享網絡技術有限公司、昆侖萬維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負責運營的卡牌類手機游戲。明河社出版有限公司和完美世界(北京)軟件有限公司認為該游戲侵犯了《金庸作品集》的改編權,并構成不正當競爭,請求判令停止侵權、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1億元等。

  經比對,涉案游戲使用了涉案小說中76個核心人物、82種武功,均占涉案游戲相關設置量的70%左右,此外還使用了多個故事場景。火谷網公司認可開發涉案游戲時參考借鑒了涉案作品的相關元素。

  一審院認為,三被告未侵犯二原告的改編權,但違反誠實信用原則,構成不正當競爭。據此,一審法院判決三被告停止不正當競爭行為、消除影響、賠償經濟損失1600萬元。

  雙方均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涉案游戲構成對涉案作品獨創性表達的改編,三被告應共同承擔侵權責任。本案不應再適用反不正當競爭法對涉案行為進行處理和評價。二審法院對一審判決關于改編權的認定予以糾正,但維持一審判決的賠償數額。

  【點評】

  二審法院在明確涉案作品獨創性表達、厘清改編權所控制的改編行為與合理借鑒行為區別的基礎上,認定三被告侵犯著作權法與反不正當競爭法的適用規則,對類似案件的審理具有借鑒指導意義,也為知名文學作品的市場開發和游戲產業的規范運營提供了指引。

  “電影《九層妖塔》”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知名系列小說《鬼吹燈》由張牧野創作。夢想者電影(北京)有限公司(下稱夢想者公司)經授權取得《鬼吹燈之精絕古城》的電影改編權、攝制權。2015年,電影《九層妖塔》公映。張牧野主張,電影《九層妖塔》對小說存在嚴重的歪曲、篡改,侵犯其保護作品完整權,且未給其署名,侵犯其署名權,請求電影制作方停止傳播涉案電影,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連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100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本案證據不足以證明張牧野社會評價降低、聲譽受到損害。據此,一審法院支持了侵犯署名權的主張,駁回張牧野關于被告侵犯其保護作品完整權的主張。

  張牧野不服,提起上訴。

  二審法院認為,涉案電影對涉案小說主要人物設定、故事背景等核心表達要素的大幅度改動,是對作者在原作品中表達的觀點和情感做了本質上的改變,超出了必要限度,構成了對原作品的歪曲、篡改。據此,二審法院判決:撤銷一審判決,夢想者公司等停止發行、播放涉案電影,向張牧野公開賠禮道歉、消除影響,并連帶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5萬元。

  【點評】

  當前,文化產業中普遍存在將暢銷小說改編為影視劇的文化產品衍生方式,該案對現行著作權法如何理解適用保護作品完整權進行了有益探索。一審判決認為保護作品完整權所強調的歪曲、篡改應重點考慮改編后的作品是否對原作品作者的聲譽造成貶損,二審判決否定了此要件。上述分歧體現了本案的重要研究價值,此法律問題值得進一步探討。

  “小說《錦繡未央》”侵犯著作權系列糾紛案

  2012至2013年,周某(筆名秦簡)創作并在“瀟湘書院”網站上連載了小說《庶女有毒》。后周某將該小說改名為《錦繡未央》并出版發行。全書共六冊、1530千字。小說《錦繡未央》與溫瑞安等12位知名作者在先發表的《溫柔一刀》等16部權利作品相比,就語句而言,或者均使用了獨特的比喻或形容,或者均采用了相同或類似的細節描寫來刻畫人物或事物,或者均采用大量常用語言的相似組合;就情節而言,小說《錦繡未央》采用了上述16部權利作品中具有獨創性的背景設置、出場安排、矛盾沖突和具體的情節設計,共存在763處語句、21處情節相同或實質性近似,共計114千字。溫瑞安等12位知名作者分別提起訴訟,請求周某停止侵權、賠禮道歉,賠償經濟損失等。

  一審法院認為,周某侵害了12位作者的署名權、復制權、發行權、信息網絡傳播權。一審法院判令周某停止侵權、公開賠禮道歉并賠償經濟損失共計74萬余元。一審宣判后,雙方均未提起上訴。

  【點評】

  此案侵權行為反映了當前新技術條件運用下抄襲的便利性和隱蔽性。與以往的照搬照抄不同,此類侵權行為呈現出既有語句抄襲又有情節抄襲的特點,且二者相互摻雜,一部作品分散抄襲眾多其他作品。法院在完成大量作品比對工作的基礎上,結合文學作品表達及創作特點,從法律規定和基本法理出發,對文學作品語句與情節的關系、語句抄襲和情節抄襲的判定方法作了充分論證分析,對此類案件的審理具有借鑒意義。

  “吹牛App”侵犯著作權糾紛案

  騰訊科技(深圳)有限公司(下稱騰訊公司)創作完成“微信表情系列1.0”,包括“大黃臉”等表情圖標,后在微信軟件中使用。北京青曙網絡科技有限公司(下稱青曙公司)運營“吹牛”App,該App主要用于社交聊天及購買游戲裝備。2018年10月,騰訊公司發現“吹牛”App中使用了“捂臉”“奸笑”“嘿哈”等6個聊天表情,與其在先使用的微信表情中對應的表情圖標相同。騰訊公司主張青曙公司侵犯其信息網絡傳播權,應賠償經濟損失及合理開支共計50萬元。

  一審法院認為,涉案微信表情在圓形黃色面部造型基礎上,通過眼部、嘴部、手勢等神態的變化來反映人物的不同情緒,生動、形象、富有趣味,在線條、色彩運用等方面體現出一定的個性化選擇和獨創性表達,具有審美意義,構成美術作品。青曙公司未經許可在其經營的“吹牛”App中使用了與涉案微信表情完全相同的聊天表情,使該軟件的用戶可以在其個人選定的時間和地點獲得涉案微信表情,侵害了二原告享有的信息網絡傳播權。據此,一審法院判決青曙公司賠償二原告經濟損失30萬元及合理開支1萬余元。一審宣判后,雙方均服判,未提起上訴。

  【點評】

  隨著社交軟件的普及應用,表情圖標已成為人們日常溝通交流中多樣化且不可或缺的表達元素。表情圖標的表現形式較為簡單、設計變量較少,但仍可以通過顏色、線條、圖形等元素的搭配、取舍體現創作者的獨創性表達,可以構成美術作品。互聯網免費共享的理念亦應尊重他人創作成果,摒棄惡意抄襲摹仿。

  “員工私制電表對外銷售”侵犯商業秘密罪案

  許某曾系北京福星曉程電子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稱曉程公司)外貿部主管,徐某原系曉程公司生產采購部采購員。2012年至2014年間,許某違反曉程公司相關保密要求,將其所掌握的含有4個核心程序源代碼技術信息提供給他人,并伙同徐某等人使用上述核心程序源代碼制作電表,通過其所實際控制的公司出口銷售相關電表,非法獲利。

  公訴機關于2018年1月25日向一審法院提起公訴,認為許某、徐某的行為觸犯了刑法第二百一十九條第一款第三項等相關規定,構成侵犯商業秘密罪,且后果特別嚴重,提請依法懲處。曉程公司當庭訴稱二被告人非法獲利巨大,僅出口退稅就獲利700余萬元,給曉程公司造成巨額經濟損失。

  一審法院判決:許某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罰金300萬元;徐某犯侵犯商業秘密罪,判處有期徒刑4年,罰金200萬。

  一審宣判后,二被告人均提出上訴。二審法院審理后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點評】

  隨著市場競爭日益激烈,競爭對手、內部員工內外勾結獲取、使用、披露權利人核心技術信息,侵犯商業秘密的情況屢見不鮮。本案適當借鑒民事審判規則、充分論證被告人行為滿足侵犯商業秘密罪的各項構成要件,既體現了知識產權“三合一”審判機制的優勢,對嚴重侵犯商業秘密的行為給予有力打擊,也加大了對商業秘密的保護力度。(本報記者 祝文明 通訊員 曹麗萍)

?

(編輯:蔣朔)

(文章來源:中國知識產權報/中國知識產權資訊網)?

(中國知識產權報獨家稿件,未經授權不得轉載。)


安陽高新區生產力促進中心

聯系電話:0372-2110568     傳真:0372-2110568

地址:河南省安陽市高新區弦歌大道與峨嵋大街交叉口向東100米路南科創大廈

www.goumeishch.com 版權所有 嚴禁轉載!豫ICP備17028958號 公網安備 41050202000126 河南相映紅信息技術有限公司 【后臺管理】

微信二維碼

掃描關注微信公眾號

微信二維碼

掃描下載安卓app

微信二維碼

掃描下載蘋果app

微信二維碼

0372-2110568

亚洲黄色网站